首页 | 律师风采 | 业务范围 | 典型案例 | 咨询律师 | 资料下载 | 刑事知识 | 法庭辩护 | 法律法规 | 本所荣誉 |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CONTACT
??? 便民服务 SERVICES
?
陕西高院及西安法院电话总
西安法院电话 碑林法院电话 新城法院电话 莲湖法院电话 灞桥法院电话 西安中院电话
律师收费标准
刑事案件:1、侦查阶段:3000-10000元/件。 2、审查起诉阶段 :5000元-10000
毒品犯罪专栏
麻黄素是从植物麻黄草中提取的生物碱,故又称麻黄碱, 也可通过化学合成制得。
刑事案件办案流程
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一般刑事案件大致要经过3个阶段,即侦查阶段(公安机关,特殊犯罪检察
??? 咨询律师 BOOK
姓??? 名:
电??? 话:
内??? 容:
?
本站动态 ?
樊继胜律师甘肃清水开庭

来源:本网站???时间:2012-4-28

??? 2012年4月24日,樊继胜律师接受委托赴甘肃省清水县为涉嫌退耕还林诈骗案的被告人张田工提供辩护,在此之前樊律师已就本案进行了深入分析及研究,认为此案有严重问题,极有可能为一起冤案。因此,樊律师及另一被告委托的北京律师均为当事人进行了无罪辩护,在法庭上与公诉方展看激烈交锋。但案件结果尚有待法庭最终裁决。
张田工诈骗案
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受诈骗案被告人张田工的委托,ag8亚游娱乐|官方网站指派我担任该案张田工的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我查阅了案卷材料,对被告人进行了询问,并通过刚才的庭审,对本案有了充分的认识和了解。根据事实和法律,本律师认为公诉机关的指控不成立,张田工不构成诈骗罪,下面主要围绕法庭的几个焦点问题发表如下意见:
一 关于本案的几个关键控方证据
(一)控方的证据《关于张乾工退耕还林有关情况的说明》(下简称《说明》)不具有客观性、合法性,不应当被采信。
《说明》是清水县林业局在2011年11月出具的一个证明材料。严格讲应属于证人证言,既然是证言,就应当有出具该证据的工作人员签名,但事实上该证据除仅有清水县林业局的盖章外,并无出具人员签名。从形式上看,不具有合法性。
另外,根据案卷材料及我们的了解,张田工退耕还林是2002、2003年的事实,当时了解基本情况的有时任局长纪永安、李喜林、王天明等人,而到清水县林业局出具《说明》时,上述人员都已不再原岗位,甚至有人死亡。那么该说明到底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出具的呢?无法得知。
从内容上来看,红堡镇红堡村由于历史地理原因,有至少450亩土地位于原太坪乡曹冯村化岭组周围,分社承包到户时,仅有150亩承包到户,另外一部分300余亩作为机动地。而在后来的时间里,这450余亩土地被红堡村民撂荒,大部分被附近的曹冯村化岭组村民耕种。张田工1997年退休后,经与原红堡镇红堡村书记及两位村组长协商签订了位于原太坪乡华岭村周围150亩的红堡村土地的承包合同,另外口头协议承包耕种红堡村300亩土地包括机动地、苜蓿地及荒坡地。但该《说明》仅说明了书面合同的150亩土地,而对口头合同的300亩予以忽略,不符合客观事实。另外张田工2003年11月12日与曹冯村签订的600亩土地承包合同,该合同确定四至界限为:东至曹冯村山咀梁;西至烧人沟底;北至太坪乡公路;南至小河沟为界。据张田工介绍估算下来,该范围内土地约1100多亩,由于曹冯村与红堡村部分土地相互交错,该合同仅仅签订的是属于曹冯村的部分土地及荒沟、荒坡。与原张田工承包的红堡村450亩土地并无关联,但该《说明》将二者混为一谈,不符合客观事实。
因此,该证据不具有合法性及客观性,不能作为认定张田工有罪的证据。
(二)关于控方证据原曹冯村村主任李金芳、书记曹根存的证言不客观、不真实,其证言不利于当事人的证言不应当被采信。
1、本案被告王小明的辩护人申请曹根存出庭作证,但今天曹根存没有到庭,不论是是有意逃避还是其他原因,其结果是对其证言无法质证,难辨真伪,因此对其证言不应当采信。
2、如果曹根存、李金芳的证言是真实的,根据二人的陈述,他们是清楚张田工行为性质及后果的,那么他们与张田工应属于共犯,
但本案却没有追究二人的责任,其身份不应当作为证人。
3、李金芳的证言笔录与今天的法庭陈述相比较明显矛盾,有作伪证之嫌疑,不应当被采信。
(1)当侦查机关问李金芳:2003年你在干什么?李金芳回答:我在曹冯村担任村委会主任。2003年11月份,我和村上当时的支书曹根存、文书曹福宝三人给红堡张家的张田工签了份假合同。而在今天的开庭过程中,王小明的辩护人问李金芳:2003年你在干什么?李金芳的回答均没有谈到与张田工签合同的问题。时隔七八年之后,当问他那一年在干什么的时候,在没有得到明确示意的情况下,一般人都无法具体回答,即便示意了也未必能够有记忆。而在该笔录里却出现了李金芳准确的回答和村上当时的支书曹根存、文书曹福宝三人给红堡张家的张田工签了份假合同,明显不符合常理。也与今天的询问回答不一致。结合当时的环境,我们认为,李金芳受到了诱供,做了虚假陈述。
(2)在笔录中李金芳称是王小明开车先将其及曹福宝、曹根存接到清水县大酒店的。但当庭陈述却称,是王小明叫的别人的车,后又称没有看到王小明,前后矛盾。
(3)李金芳在笔录中称与张田工签合同之前不认识张田工,但根据白安基的当庭陈述,2003年7月份白安基签写相关资料时曾问过李金芳是否知道张田工退耕还林情况,李金芳称知道。张田工与曹冯村签订合同是2003年11月12日。由此可见李金芳称自己在签订合同之前不认识张田工是虚假的。
(4)笔录里侦查机关询问李金芳:张田工在签“合同”前,在化岭下张家的土地里有无种植、栽树?有多长时间?面积多少?李金芳回答:签合同前,化岭下张家的地有一部分有人种,但大部分荒着哩,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但签合同后,那片张家的地里就有种麦栽树了。还有一个人常年管理里。侦查机关后来又问:当时张田工的是否已退耕还林?李金芳称:没有,才承包地里。而根据今天法庭查明的事实,张田工2002年已对该片土地种植4年之久,2002年冬季至2003年4月份已经完成退耕还林植树任务。李金芳的陈述与事实明显不符。而当辩护人刚才问李金芳居住的地方离张田工承包的土地有多远时,李金芳称有十里多路。既然距离这么远的路程,李金芳如何能够了解这些情况?明显在回答侦查机关询问时,做了虚假陈述。
结合以上几点,我们认为控方证据原曹冯村村主任李金芳、书记曹根存的证言不客观、不真实,其证言不利于当事人的证言不应当被采信。
二 王小明参与签订张田工与曹冯村《土地承包合同》,或为签订该合同提供帮助的事实是不存在的。
从本案庭审的情况来看,张田工及王小明均否认王小明参与签订张田工与曹冯村《土地承包合同》,或为签订该合同提供帮助的事实。而根据前面的论述,曹根存及李金芳的证言由于缺乏客观性,不能够作为证明王小明参与签订或为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提供帮助的依据。
另外,起诉书指控“2003年11月,被告人王小明找到时任太坪乡曹冯村书记的曹根存,村主任李金芳,文书曹福宝(已死亡),要求曹冯村村委会给张田工开一证明,证明张田工承包红堡村的地是化岭组的地,……。”与事实不符。即使存在王小明找曹冯村的情节,根据公诉机关提供的曹根存及李金芳证言,王小明找曹根存及李金芳是要其出具证明证实张田工承包的红堡村土地属于红堡村张家里的,而不是证明张田工承包红堡村的地是化岭组的地,与公诉机关指控是不相符的。
三 张田工并非为骗取退耕还林资金而与曹冯村签订合同。张田工与曹冯村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与退耕还林没有关系,其行为不构成犯罪。
(一)根据张田工的当庭陈述,由于张田工耕作了几年的红堡村承包土地全部退耕还林了,在此周围还有属于原太坪乡曹冯村未耕种的荒坡、荒沟,可以搞牧业养牛,另外张田工所承包的红堡村土地周围曹冯村化岭组上下还有大约一百亩土地(实际可能不足一百亩)。为此,2003年10月左右张田工找了曹冯村村文书曹福保及村书记曹根存和村主任李金芳,协商承包范围为曹冯村管辖内的荒山荒沟以及化岭村上下的一百多亩耕地,估计总面积约600亩。2003年11月中旬双方签订了合同并在清水县公证处进行了公证,曹冯村向公证处提供了村民会议记录。合同签订完结张田工就向曹冯村支付承包费3000元,有收条为证。当时曹冯村书记曹根存,主任李金芳、文书曹福保在场。该承包关系是客观真实地,并非虚假。承包曹冯村的600亩土地与张田工所承包的红堡村土地是没有关系的。但本案关键是侦查机关并未就两者的关系进行查证,侦查机关及公诉机关就根据前面提到的清水县林业局的《说明》在没有核查的情况下将两者混为一谈,企图达到指控张田工欺骗国家的目的。这是与事实严重不符的。
至于曹冯村在与张田工签订合同前,是否召开村民会议,在当时张田工并不清楚。现在查明所谓村民会议记录是虚假的,这与张田工并没有关系,相反是当时的曹冯村村民委员会为达到顺利签订合同的目的而编造的虚假会议记录。如果要追究责任,应当追究的不是张田工的责任,而是当时编造虚假会议记录的曹冯村村委会相关人员的责任。且该行为属于曹冯村内部的行为,张田工在当时的地位应属于善意第三人,该合同对张田工来说是有效的。
(二)张田工承包红堡村土地四百五十亩,后进行4年耕种,退耕还林面积远远超出被确认的400亩,2003年4月份已经完成退耕还林,同年5月已经被清水县相关部门进行勾图验收,2003年7月20日清水县发展计划局、财政局、林业局、粮食局联合下发文件清计发[2003]50号文件《关于预先兑现2003年春季退耕还林粮食补助的通知》,按照300亩的面积向张田工发放了粮食补助,300亩的退耕还林面积指标被确认。2004年的100亩是对张田工2003年已经初步规划的400亩退耕还林指标的追加确认。与原太平乡曹冯村签订的600亩土地承包合同是2003年11月12日才签订的,从时间上来讲该合同与退耕还林的确认没有因果关系,既然退耕还林等事实已经被确认,张田工没有必要再去签订所谓的虚假合同。
(三)清水县林业局相关领导在张田工了解退耕还林事项时已经了解张田工退耕还林的土地属于红堡镇红堡村的,且到现场进行检查确认,张田工不可能再提供虚假资料。即便张田工要提供相关材料,从原土地发包方红堡镇红堡村即可完成,而不必与曹冯村签订虚假合同。
(四)张田工退耕还林的指标被记载在原太坪乡,相关资料也将该宗土地记载在曹冯村这是林业部门的责任,而非张田工弄虚作假。
根据证人刘小强证言是因为当时张田工的造林地块从地形图看在太坪乡曹冯村的行政界线内,林业局工作人员便按照当时的勘界图确定大概行政范围。
原太平乡书记宋满全证实当时因为太坪乡搞退耕还林试点,红堡村没有指标,只好将张田工的指标放在了太坪乡。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对于自己的指标该放在那里并不清楚,并非张田工弄虚作假,实施欺骗行为。如果认为这种行为有错误,那应当追究的是当时的林业部门相关人员的责任,而非张田工的。
本案基本的事实是确定的:张田工承包红堡村土地四百五十亩是真实的,后进行4年耕种也是真实的,在经过林业部门规划指导下完成了退耕还林工作也是真实的。既然完成了退耕还林工作,就应当按照国家规定获得相应的补助,这也是确定的事实。
什么是犯罪?按照通常的概念,犯罪是指:触犯了刑法,依据刑法的规定应当受到刑事处罚的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的行为。犯罪的核心特征便是应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我们前面已经说了,张田工完成了退耕还林,就应当获得国家的补助。假定张田工与曹冯村签订合同是为了获得国家补助,那也没有给国家增加任何经济负担,没有任何实质的社会危害,他只不过通过这种方式得到了自己应当得到的补助。既然他的行为没有社会危害性,那这种行为又怎么能够构成犯罪呢?而事实上张田工签订该合同的目的是想承包土地搞养殖业,而并非想以此合同获得自己承包红堡村土地退耕还林的国家补助,两者没有事实上的因果关系。另外,本案到现在也没有查清楚,该合同是如何到林业部门的,如何成了一个林业部门确认张田工承包红堡村土地的依据。
因此,我们认为张田工并非为骗取退耕还林资金而与曹冯村签订合同。张田工与曹冯村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与退耕还林没有关系,其行为不构成犯罪。
(四)张田工是有功的,不应被错误追究。
正如公诉人刚才谈到的,退耕还林是一项具有重要意义的工作。1997年,张田工作为一个年龄已经五十七岁的退休老人,舍弃安享晚年的幸福生活,不顾家人反对,承包距离本村十余公里、已被村民几乎遗忘的四五百亩土地,吃住到现场,投入全部精力、财力进行耕作,这是需要多大的勇气!而到2003年,张田工又舍弃自己本可继续耕种的庄稼及经济作物,响应国家退耕还林的号召。投身于这项艰巨而又光荣的工作中。到本案侦查机关侦查前后,张田工退耕还林的树木已经郁郁葱葱,所栽植面积520余亩,为国家建设大西北及保护环境工作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原红堡村支部书记张安思在将土地承包后便从未到过此处,而在随侦查机关勘察现场的过程中称“我来看了一下,从(张家里村的地上)化岭下、小庄头、蛇头下、方地下、烂湾里、杏树坟、烧儿沟再到大地涧子,都栽上树了,张田工这么多年应该是费了好大功夫,干了一件好事,把原先没人管的荒坡都变成了树林了。肯定花了好多钱,费了好多工。”“今天来一看确实办了一个林场,办了一件好事”。而到现场的哪一位又不被张田工的贡献而震撼,而实际上,张田工为此山林投资巨大,算上刚承包头几年的农业收入及退耕还林的补助,张田工依旧身负重债。为此,张田工身体垮了,家庭失和了。像这样的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人被错误追究,不能不说是我们法制的悲哀!所判也必定不能服众。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本律师相信,我们清水县人民法院的法官,具有丰富的法律是知识及高超的审判技能。一定能够对本案明察秋毫,拨云见日,坚持正义,公正的做出张田工无罪的判决。
张田工、今天的旁听群众及清水县几十万人民翘首以待!
谢谢!



辩护人:ag8亚游娱乐|官方网站律师
樊继胜
2012年4月24日

?
?
? ?
关闭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